关于露露

我的照片
Wilmore, Kentucky, United States
人生有很多值得怀念、感动的时刻,我将他一一用文字记录,因为我舍不得忘记。。。

2011年9月17日星期六

哀慟的人有福了。。。。。


難以啟齒的故事。。。。。

有一些事情,是很難啟齒的,有些人無論你怎麼想幫助他,也無能為力,所以這些人是世界上最需要上帝的,只有上帝可以安慰他們,也只有上帝能憐憫他們,雖然一般的人會將他們的不幸,歸咎于上帝的不公平,但是我知道身在水深火熱里的人,都應該謙卑的依靠上帝,儘管有時看來是無奈,但是這是他們唯一的出路。。。。。。。
蘭是我的學生,已經快六十歲的婦人,她平常在會館和聯絡所教烹飪,先生是一個老好人,有一女兩男。女兒是單身貴族,自己賺的錢每一分都花在自己的身上,吃家裡住家裡,把家中當成旅店。大兒子已經結婚,還有一個四歲的兒子,但是也是一樣,兒子和媳婦住在家中,雖然不吃家里的飯,但是一家三口住在媽媽家,只交水電費,其他一概不理。蘭的第三個兒子是一個唐氏綜合症的小孩,二十七歲。前面的這兩個孩子,之所以會這樣的不懂事,其實就是覺得蘭和先生太偏愛小兒子了。打個比方,我好幾次到她的家做客,她都在喂孩子吃東西,所以他矮小的身材已經變得像一個皮球了。五尺的高度,七十公斤!第一次見到他時,我就告訴蘭,他一定要減肥,不然萬一他跌倒還是生病,很難抱他,也很難將他及時送醫,但蘭卻說:[沒辦法,不然他很會鬧。。。]
每一次跟蘭上聲樂課時,蘭都會說:[曉君老師,跟你上課真很開心,不用煩惱。。。。]如果蘭不分享,無人知道她有多苦惱。。。蘭跟先生結婚快三十五年,談不上恩愛,但是他們一起經歷生活的種種,他先生生活平淡,沒有什麽愛好,下班就回家看電視,跟一般男人一樣,不多話。以前孩子還小,蘭是家庭主婦,後來孩子比較大了,蘭就去拜師學做糕點,爲了可以在家照顧孩子,蘭就在家裡做糕點,然後顧客上門取貨,蘭的糕點做得真的很好吃,所以口碑很好。本來想大兒子、女兒出來工作以後她可以松一點,可是家中發生了一些爭執,搞到現在這樣的局面。
蘭很擔心小兒子,將來沒有人照顧,所以她把額外的收入給小兒子開了一個戶口,不止這樣,她還立了遺囑,以後誰要她的房子,就一定要照顧這個弱智加唐氏綜合症的孩子!有一次大兒子和媳婦想跟朋友合作搞生意,想跟蘭借一點錢,蘭知道一定有借無還,所以一口就拒絕了,當時她只是說,自己沒有錢,無能為力,可是後來因為一次的意外,讓女兒知道原來媽媽在銀行里,存了將近十萬塊的馬幣,她知道了就跟媽媽大吵起來,這個消息給大兒子和媳婦知道,更是非同小可,他們認定媽媽偏心,大兒子甚至說媽媽見死不救。。。。就這樣大兒子、女兒跟蘭翻臉,好幾次蘭讓他們搬出去,但是他們說什麽都不肯,因為他們說:[爲什麽好處都要留給白癡弟弟?]蘭真的很難過,很悲哀,就這樣養著已經長大成人,而且還幫忙養孫子!
蘭還有一個很難啟齒的悲痛,其實蘭的這個孩子脾氣很大,動不動就發脾氣,不止發脾氣,還會摔東西他已經摔壞了蘭好幾個手機,最厲害的一次就是他拿手機朝電視機扔去,結果手機和電視機一起完蛋!每一次這個兒子一發脾氣,蘭就給他吃東西,使他冷靜下來,這也是他唯一的嗜好,久而久之他每一次要吃東西,就用發脾氣來表達,所以實在令蘭很煩惱。雖然這孩子的智商不是一般正常的27歲孩子,但是他的身體發育確實正常,所以他一樣有性的需要,看到美麗的女孩子會想親近,從電視看到一些“刺激”的畫面,也會有性的需求。曾經有幾次也不知發生什麽事情,小兒子把衣服全脫光,然後站在車房外,嚇死隔壁鄰居,場面實在尷尬,藍一個人又不能把他來回屋內,蘭說一大群的人站在他們家的外面,然後她自己一個人不斷的跟兒子拉拉扯扯,最後是隔壁的先生和另一位鄰居,過來幫忙把兒子拉回屋內,回到屋子兒子還很鬧,不停的要求蘭摸他的下體,爲了避免這樣的情況再出現,蘭只好替他手淫。。。。每一次當她看到兒子脫光衣服,她就只能很無奈的把孩子帶到臥房,滿足他的需要。
有一次蘭將這個難以啟齒的事情跟我分享,她一面說一面哭,內心的苦楚是到了極點,當時我腦海想到唯一的方法,就是給他注射藥物,減少性的需要,爲了瞭解詳情,我主動要求到蘭的家看看這孩子。我和蘭的一位好朋友約好一起去,見到這孩子時,我心中很無奈、也很難過,無奈是因為蘭根本沒有教育這個孩子,雖然他是低能,但是基本還是可以教育的,比如他會叫我老師,跟我招手,而且很熱情,當然他的動作是緩慢的。據蘭說從她十三歲,就開始會在半夜遺精,只要聽到他發出依依呀呀的聲音,就知道應該是做夢遺精,就會起身給他換褲子。這孩子從小就跟他們夫妻一起睡,一直到現在,蘭在他們夫妻的床邊,放多一張單人床。我問爲什麽不讓他自己睡?蘭說不放心,而且怕他晚上上廁所不小心會跌倒。因為種種對低能兒的無知和缺乏教育,所以孩子就好像山裡的猴子,完全失控。也不知道他在什麽時候就已經看過蘭和先生的閨房事,曾經有一次他還要求藍跟他做愛,蘭說:[孩子依依呀呀的說,我要!我要!要像你和爸爸一樣!]開始蘭還沒發覺他說什麽,然後孩子將褲子脫了,然後硬生生的將蘭壓在床上,蘭才驚醒過來,蘭把他推開,孩子又哭又鬧,開始摔摔東西,那一次是藍第一次幫孩子手淫。。。。。
我永遠無法忘記那一天的下午,孩子看到我和蘭的朋友,開始是很熱忱的,但是在我們彼此討論和說話,大概一個小時以後,孩子開始動作異常,他開始用手摸著下體,然後對我笑吟吟的,然後就拉著媽媽的手,要媽媽摸他的下體,蘭吆喝了他一聲表示不可以,結果這一聲使他發怒火了,又開始摔東西。孩子的力度很大,加上蘭的左腳是動過手術的,所以根本沒法跟他拉扯,我們也不曉得怎麼做,無奈之際蘭只好說:[好好好,我們進房間。。。。]蘭拉了孩子到房間,孩子迫不及待的脫下褲子,然後躺著,蘭就坐在床邊撫摸著他的下體,我和另一個朋友,站在房門前無語的看著這一幕,蘭很無奈,眼淚不斷的流,而孩子閉著眼睛享受著肉體的快感,射精后蘭在床邊拿起衛生紙給他搽乾淨,幫他穿上褲子,孩子就沉沉的睡去。蘭將衛生紙往邊上的垃圾桶一扔去,我才發覺垃圾桶的衛生紙都滿了,我問了蘭經常這樣嗎?她說:[最近很常。。。]其實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做,只好告訴蘭,聯絡醫生給他注射藥物,減低性慾。
我除了為孩子和藍禱告,我什麽都不能做,當然我會兩三周去看看孩子,蘭還是照常來上課,我們都不提孩子的事,那一天她主動告訴我,孩子情況好多了,醫生注射藥物以後明顯改善,蘭還做了一盒月餅送給我。月餅都還沒吃完,蘭的朋友給我電話,說蘭的孩子入院了,因為晚上起來上廁所不小心跌倒入院。我知道不妙,因為他那沉重的身體,可定給他帶來很大的傷害。果然到了醫院,蘭說醫生沒有說什麽,我透過關係找到主治醫生,醫生告訴我摔斷了頸椎,沒有辦法。我沒有告前蘭訴蘭,孩子一直昏迷,兩個星期后孩子去世。全程我和蘭的好朋友陪著蘭,喪禮那一天,蘭對我們說,也好的,不用再煩惱,不用再委屈。
半年后蘭的大兒子搬出去,女兒也找到男朋友了,離開馬來西亞前,蘭又送了我一盒自己做的馬來餅乾,謝謝我這麼多年的陪伴,我什麽都沒有說,因為我知道上帝愛我們,紀念我們的眼淚。。。。。。